1 十八岁那年春天,我的梦里出现了女人。一股黏稠的感觉涌出了我的下身,热乎乎地湿透了被褥。我醒来后,第一次体会到了羞愧。我惶恐不安,翻身下床擦着被褥,听到窗外的野
来源:故事会 作者:故事会 评论 快捷投稿

1

十八岁那年春天,我的梦里出现了女人。一股黏稠的感觉涌出了我的下身,热乎乎地湿透了被褥。我醒来后,第一次体会到了羞愧。我惶恐不安,翻身下床擦着被褥,听到窗外的野猫正在呜呜地叫,声音低迷婉转,犹如孩啼。我听到爹推开他屋子里的窗户,对着窗外大声斥骂野猫。我停止了动作,对着窗外明亮如水的月光发呆。

第二天早上,爹揉着惺忪的睡眼来到我屋里。他围着我的床转了一圈,狗一样抽着他的蒜头鼻子,表情模糊地闻着我床上的被褥。我紧紧跟在他身后,我想把他拽一边去,我想朝他的屁股狠狠踹上一脚。我爹没看出我的想法,他转过身,像打量一棵正在茁壮成长的树一样看着我。

他说:“白皮,你十八岁了,你长大了,你该娶媳妇了。就像当年我娶你娘当媳妇一样,娶个女人成家立业过你的日子了。”

我对我爹嗯了一声,我说我知道了。

我爹像是不满意我的回答,他又说:“你知道吗,娶媳妇需要新房子,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让你把她娶到猪圈里。但是现在咱家没有新房子,盖新房子需要八万块钱,可是,可是呢……”我爹吭哧了一声继续说,“可是你知道,咱家没有八万块钱盖房子。就像你爹我当年没钱盖房子娶你娘一样,现在你也要出去挣八万块钱盖房子了。”

我很厌烦我爹唠叨,我对他嗯了一声,我大声说我知道了。我用蔑视的眼光看着我爹,想不到我爹活了大半辈子,居然没给我挣到盖房子的八万块钱。我爹看出了我对他的眼神,他有些羞愧地低下头,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看着他的棉布鞋。

我对我爹说:“我知道了,你回你的屋里吧。”

我像撵一只苍蝇一样朝门外挥手对我爹说:“你出去吧,我要收拾东西出门挣钱了。”

我爹没抬头看我,他脚步踉跄地迈出门槛,仰天朝早上的阳光打了一个喷嚏,揉着鼻子对我娘喊:“白皮他娘,白皮要出去挣钱了,他要出去挣钱娶媳妇了。”

我娘从窗户里探出头来,我看到我娘那张残花败柳一样的脸,我娘忧心忡忡地看着我,她没说话,就是那么近乎痴呆地看着我,她看了我老大会儿,才对我说:“白皮,你等等,我烙几张油饼你带上。”

那天早上,我背着我娘烙的一摞葱花油饼,出了家门,朝小镇上的汽车站走去。包袱里的油饼热乎乎地烙着我的后背,就像我娘的眼神一样跟着我,让我不敢回头。是的,我不敢回头,我不想让我娘看到我眼里涌出来的泪水。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开广告公司引发的故事

下篇文章:今晚出发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