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洪立   笔者家住上海市区一个小区的沿街房,不仅紧挨着马路,而且靠近一个十字路口。每天从早上八九点钟到下午四五点,都要忍受各种噪音:叫
来源:读者网 作者:读者杂志 评论 快捷投稿

          作者:洪立
  笔者家住上海市区一个小区的沿街房,不仅紧挨着马路,而且靠近一个十字路口。每天从早上八九点钟到下午四五点,都要忍受各种噪音:叫卖声,废旧电器收购者的吆喝,流动商贩播放的歌曲,扫街洒水车、垃圾车的提醒乐曲,不耐烦的汽车喇叭长鸣……这种街头叫卖声完全没有相声《卖布头》的趣味,只是录下来的简单吆喝和粗鲁吼叫,很多说的还是古怪的方言;洒水车和垃圾车的提醒乐曲永远只有几个音符,比音乐贺卡上的曲子还要单调,音量却很大;至于骑电动车的流动音乐贩子的品位,则只能用恶俗来形容,而且就那么两三首歌,一日数次、日复一日地来回播放。
  
  总之,这些声音都非常嘈杂刺耳,毫无美感可言,加上成千上万次的重复,简直能把人逼疯。俗话说:“好话说三遍,任谁都生厌。”何况是烂歌?有时真希望自己有一把枪或一把弹弓——不打人,就打他们的音箱。

  不过,与那些住在广场、体育场周边的居民相比,笔者的运气还不算最坏。因为马路噪音基本是间歇式的,你可以在它们响起时赶紧打开音乐或捂紧耳朵,然后熬到它们消失。

  而所谓的“广场舞”、健身操的配乐却是每天早晚都要聒噪数小时的,音量开得山响,歌曲同样就那么几首,有时还伴以高声的呼喊。难怪不堪其扰者会被逼得心生动粗甚至开枪的念头。

  2013年8月30日,北京市昌平区56岁的居民施某对天天在大院里跳广场舞的人终于忍无可忍,取出双筒猎枪朝天鸣枪,又放出三只藏獒冲散跳舞者。

  这件事引起了国际媒体的注意。《经济学人》杂志2013年10月26日那一期在“流行休闲方式”栏目中,借用ABBA的歌名《Dancing queens》(跳舞的女王)作标题提及此事,指出“该男子遭到逮捕,但在网上博得大量同情”“合肥市市长热线2013年已接到超过200个有关广场舞的投诉”。

  没有猎枪的人,也有其他激烈地表达抗议的方式:2013年4月,成都一小区几家临街住户因长期受广场舞音乐困扰,向跳舞人群投掷水弹;2012年8月到2013年5月,长沙市雨花区某小区跳广场舞的大妈三次被业主泼大便;2013年10月,武汉一小区内正在跳广场舞的人群遭楼上业主泼粪……这些事件的一个共同点是执法者的缺席,迫使饱受噪音骚扰的人不得不自行维权。换作其他文明国度,“中国大妈”们这么乱来可就行不通了。

上篇文章:一切贪皆从身体来

下篇文章:沉默的尊重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