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安时,有一个混了很久的唱片店,老板搞过乐队,认识许多知名乐手,个人收藏唱片万余张。但他常常嗟叹:“唉,这西安,简直就是一个文化沙漠。你赶快到香港去
更多
首页 > 特别关注 > 国事

  我在西安时,有一个混了很久的唱片店,老板搞过乐队,认识许多知名乐手,个人收藏唱片万余张。但他常常嗟叹:“唉,这西安,简直就是一个文化沙漠。你赶快到香港去吧。”

  后来我到了中山大学,觉得广州挺牛的,独立感很强,但是,老师天天念叨香港好。香港好就好吧,确实好,我也觉得香港的文化氛围、大学环境、成熟的文化产业很不错。然后,我听见梁文道:“香港啊,那是远近闻名的文化沙漠。”并且对拥有“纽约客”等文化品牌的纽约心向往之。

  再后来,遇到有外国留学生,他们说:“你们的西安太厉害了,太古色古香了,随随便便都是城墙钟楼青瓦红砖,我们纽约全是车啊、水泥啊,华尔街的西装革履,简直是扼杀精神的地方。”

  我这才反应过来,所谓“文化沙漠”这种印象,一方面是对熟悉环境的麻木和对陌生环境的艳遇式憧憬,另一方面是营造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方圆百里都是跟我八字不合的清高形象。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跳出科技看方向

下篇文章:出窝老儿长不大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