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魂 康熙年间,苏北有个乡宁县,这里有很多会法术的人,常常与官府作对,总把当地知县折腾得狼狈不堪,过不了一年半载,那些县官便会灰溜溜地离任。 这一年,旧县官走了,
来源:故事会 作者:故事会 评论 快捷投稿

收魂

康熙年间,苏北有个乡宁县,这里有很多会法术的人,常常与官府作对,总把当地知县折腾得狼狈不堪,过不了一年半载,那些县官便会灰溜溜地离任。

这一年,旧县官走了,新的还没到任,乡宁县里来了个道士。道士姓张,人称“张真人”,他受朝廷委托,来查访乡宁县的事。张真人没用几天工夫,便访得清清楚楚。这日上午,张真人离了乡宁县,要回朝廷复命。

离城二三里,张真人忽然发觉路边的野地里有点不对劲。真人见那边正有棵大树,便装作歇脚的样子,坐在树下。他倚着树身,眯着眼,眼角的余光却紧紧盯着旁边的草丛。

就在这时,官道上远远走来一人,此人是新任知县周怀安。炎炎夏日,周怀安走得浑身是汗,看到路边有棵大树,也往树下而来。

临近大树,周怀安看见一丛荷叶,青翠碧绿,亭亭玉立,中间一杆荷叶高高挺出,硕大的叶片上竟有一个核桃大的露珠,正自滴溜溜打转。周怀安正渴得嗓子冒烟,一见之下喜出望外,急急奔过来,半跪在地上,歪了脖子张大嘴,捏住荷叶就要把水滴往嘴里倒。

这时,树下的张真人喊了声“且慢”,把周怀安吓了一跳。张真人道:“你可知手中握着何物?”周怀安道:“荷叶呀?”真人道:“这里一无水塘二无湖泊,哪来的荷花荷叶,再者天干物燥,这叶子上又哪来这么一大滴水露?饥不择食,不思其中有异,你就不怕中了邪道?”周怀安这时再看,那丛荷叶却变成了一株绿芋头,二者本来长相仿佛,周怀安只当一时看花了眼,直道“惭愧惭愧”。张真人递过手中的水葫芦,周怀安接了,一通狂饮。张真人又拿出干粮,周怀安连连道谢,吃得水足饭饱。

真人与周怀安互通了姓名来历。

这周怀安本是进士出身,一直在京任职,如今又被打发到这乡宁县来了。

因家贫,他雇不起驴马车轿,千里之行就靠两条腿奔走,怕仅有的一双官靴磨烂了,就打了个扣挂在脖子上,光了双脚,长袍下襟掖在裤腰里,身后又背了个大包袱,样子狼狈之极。

张真人对周怀安道:“这眼看就要进城了,新来的知县总不能就这样赴任吧,来,你且洗一洗,把官服换上吧!”张真人拿着那水葫芦倒水,周怀安洗手洗脸,又洗了脚,那水却似流不尽一般,周怀安知道了张真人的奇异,又是连连道谢,换好顶戴官服,拱手作别,径往乡宁城而去。

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上篇文章:侏儒的灵异咒语

下篇文章:金蛇化龙

推荐更多Tags与相关的文章,您还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