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壹读》编辑部      外交似乎是一项普通民众参与代入感最强,而实际距离感最远的政府事务,于是“误会”在所难免。最典型的“误会”发生在
来源:读者网 作者:读者 评论 快捷投稿

          作者:《壹读》编辑部
  

  外交似乎是一项普通民众参与代入感最强,而实际距离感最远的政府事务,于是“误会”在所难免。最典型的“误会”发生在2011年,一名中国军人不满外交部的对日政策,给外交部部长杨洁篪寄去了钙片,暗示外交部“太软”。

  时隔两年,2013年12月12日,外交部举行了一年一度的外国驻华记者新年招待会,外交部发言人在会上再次提到了钙片“误会”。总之,近年来随着聚焦度高的外交事件越来越多,“误会”不少。

  这里撷取李肇星的新书《说不尽的外交》中的若干片段,为您澄清有关中国外交的几个“误会”。

  问:新闻联播里时常会说的“会谈取得了积极成果”,是不是表示双方聊得还不错?

  答:有时候,“会谈取得了积极成果”也是“双方吵得厉害”的同义词。

  1993年,中国与英国在香港回归问题上的沟通很艰难,中国当时的副总理兼外交部部长钱其琛在联合国一次大会上与英国外交大臣赫德争论激烈,双方寸步不让。直到会谈结束,英方的无理要求被中方一一驳回,中方的要求对方也没有接受。

  这是一个让双方都失望的结果。

  这时,钱其琛开始总结:“今天我们的会谈很重要,应该说还是取得了积极成果。”旁边的李肇星很纳闷:“今天吵得这么厉害,什么问题也没解决,何来积极成果?”

  且听外交部部长解释:“第一,今天我们进行了十分坦诚的交流,双方争论得这么激烈,说明双方对香港回归问题都极为重视,这是今后我们解决具体问题的前提;第二,今天我们在许多问题上没有达成一致,但双方都愿意继续谈,哪怕是吵架似的谈,这为双方进一步沟通打下了基础。”

  听完钱其琛的总结,同是外交大臣的赫德“心领神会”。

  问:外交谈判就是要西装革履、仪表端庄、正襟危坐?

  答:还得随时做好与外国领导人在厕所里会谈,在咖啡馆对暗号的准备。

  中日关系曾因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变得很僵,在这种情况下,两国高官不便安排正式的双边会见,但仍然有话需要当面说,怎么办?

  2006年,李肇星在马来西亚出席一次会议,会议参加者也有日本外相麻生太郎。就在李肇星发言结束,起身去洗手间时,他发现麻生也走进了洗手间。在这个窄小的空间里,两人开始了一次计划外的“单独”见面,事后李肇星回忆:“交流效果不错,为两国高层恢复接触开了个头。”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